口罩扩产搅动产业链 丙烯价格上演周末疯狂
来源:证券时报 发布时间:2020-04-14 08:15:35

比起欧佩克+历史性减产协议达成,国内丙烯价格在上周末的疯狂上涨,或更能刺激国内化工行业人士的敏感神经。

丙烯上演周末疯狂

“太疯狂了,4月10日丙烯的市场价格还不到6000元/吨,4月12日就有工厂报价12000元/吨,一个周末价格就翻了一倍。”4月13日早间,生意社资深化工分析师满蓉蓉与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交流时感叹。

她表示,上月山东丙烯价格震荡下滑,月末再次急降,月跌幅超15%。4月1日,当地丙烯价格继续下滑100~200元/吨,2日下行50元/吨左右。3日部分企业价格小涨50~100元/吨,清明期间丙烯价格稳步上调,7日开始价格每日上扬100元/吨左右,10日上扬了200~300元/吨。

4月11日,丙烯价格普遍出现了1000元/吨以上的上调,4月12日,山东地区丙烯市场价格单日涨超1000元/吨,部分企业更是暴涨5000元/吨,涨幅已近100%,市场成交已飙升至8000~12000元/吨,部分厂家暂停报价。

卓创资讯丙烯分析师韩永也表示,上周末丙烯价格大涨,山东丙烯价格上周六上涨1000~1100元/吨,上周日上涨500~5000元/吨,丙烯价格由6000元/吨左右最高涨至12000元/吨。但价格涨后虚高,昨日山东丙烯主流报价在7400~8000元/吨,但仍较上周五上涨了23%~25%。

如韩永所言,丙烯的周末疯狂,与下游聚丙烯的带动密切相关。

4月13日,国内期货市场聚丙烯主力合约2009再度强势上行,收报7218元/吨,涨幅5.84%。事实上,4月至今,聚丙烯一直维持了强势行情。

原油的下游是丙烯,而丙烯下游是聚丙烯,聚丙烯下游产品为BOPP薄膜、CPP薄膜、塑编、注塑、无纺布等。除了受原油价格大幅波动影响,“口罩危机”是推高聚丙烯需求的主要因素。由于当前存在庞大的防控物资需求,短期内对部分医疗用品及其上游的需求暴增。激增的需求令聚丙烯生产企业措手不及,石化企业纷纷转产紧缺品种。即使如此,部分牌号产品仍然缺口较大。

熔喷布价格依然高企

采访中,不少行业分析人士对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表示,近期包括丙烯、聚丙烯在内的化工产品价格大幅上行,与熔喷布紧缺情况密切关联。

河南省长垣市是全国卫材生产基地,被称为“卫材之乡”,拥有各类卫材企业70多家,经营企业2000多家,平时占据全国市场销量的50%以上。据当地人介绍,由于新冠肺炎疫情,长垣的口罩产业近段时间获得飞速发展,周边封丘、滑县等地也陆续上马了大量民用口罩生产线。

长垣“土著”张风华(化名)4月13日在与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交流近期生产情况时表示,由于缺乏熔喷布,自家工厂已经停产,“根本买不到原料,即使能采购到一点,也不够用一天的。”

他表示,此前熔喷布多从天津一家企业采购,但该厂每天产量不过十几吨,根本不够分。由于原材料供应紧张,长垣地区很多口罩生产企业已经停产。

聚丙烯产品主要分为拉丝料和纤维料两种,拉丝料就是目前聚丙烯大宗市场报价的产品,而纤维料下游可用于口罩生产。目前品种需求和转产排产的倾斜也造成了共聚注塑料、拉丝料等牌号生产比例降低。排产错配矛盾造成了其他品种产品供应短缺,其中拉丝料便是需求量大刚需强的代表。

因此期货聚丙烯价格出现大幅上行。谈及聚丙烯期货价格上涨的原因,满蓉蓉表示,相比期货价格,聚丙烯纤维料价格目前报价更是离谱,市场上有贸易商单吨报价已达六七十万元,但也很少有人能真正拿出实物来。

生意社调研得知,当前纺粘无纺布生产厂家无现货,订单排到几十天之后,对外不报价;对应的经销企业,报价不一,单层纺粘无纺布有4.5万元/吨、4.9万元/吨、5万元/吨及以上的报价。而熔喷无纺布,多家生产企业皆告知无货;其经销企业报价千差万别,从含税价近30万元/吨(30~40天后到货),到不开票价格50万元/吨,甚至到60万元/吨、70万元/吨的高价。据了解,熔喷布在2019年12月价格仅报1.8万元/吨,年后至今涨幅高达3000%。

乱象凸显

多家厂商急发声明

值得关注的是,由于熔喷布产品的价格畸高和供需面错配严重,目前行业乱象已然凸显。

“4月10日,包括中国神华(01088)煤制油化工有限公司销售分公司、中煤化(天津)化工销售有限公司等均发布声明,对其公司产销的两个牌号的纤维料用途做了说明,并对其提及产品被用于特殊领域不做保证、不承担责任,号召广大客户正确使用产品,共同为抗击疫情继续做出自己的努力和贡献。”满蓉蓉告诉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由于口罩生产过程中出现用料乱象,多家上游企业已相继发声。

张风华与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交流时也表示,“很多人把过滤效果在百分之七八十的,当作95%的卖高价,厂里采购几次发现货是假的,根本不达标无法生产,目前对采购渠道十分谨慎。”

据了解,生产医用口罩所用的无纺布属于高熔指聚丙烯,熔指范围在31~44,其具有较好的流动性和较窄的分子量分布,可得到更加稳定的无纺布产品,适合生产口罩。而熔喷层选用的超高熔指聚丙烯,是指熔指在45以上的熔指聚丙烯产品。

医用防护服通常采用复合材料制成,如用聚酯或聚丙烯纺丝成网非织造布与透气微孔薄膜或其它非织造布复合,或采用水刺非织造布与透气微孔薄膜复合,或采用木桨复合水刺非织造布。目前广泛使用聚乙烯闪纺法非织造布及复合非织造布与微孔薄膜复合,并经拒水、拒血液、拒酒精、抗静电功能性后整理。

值得注意的是,声明中提及的S2024、S2040、Z20S、2040S,是上述两家企业应对疫情、顺应市场需求排产并销售的纤维料,主要用于纺粘无纺布的加工应用,且近期S2024、S2040、Z20S、2040S产品价格溢价幅度较大。熔喷无纺布单价是纺粘无纺布的10~15倍,且因熔喷布对原料和生产工艺要求更为严格,其产量低、获取难。当前,国家已对熔喷布价格严格管控,生产厂家不随意报价,且中石化、中石油、国机集团等大企业以及沃特股份、延江股份等上市公司都在积极布局熔喷布生产线,产能有望迅速提升。

“在当前特殊形势下,市场对无纺布的需求量巨大,作为无纺布原料的聚丙烯,自然备受瞩目。新国标《聚丙烯(PP)树脂GB/T12670-2008》将聚丙烯划分为窄带类、注塑类、挤出类、纤维类和挤出薄膜类等五大类别。其中,大商所上市的PP为其中产量最大、用途集中的窄带类聚丙烯,即拉丝类PP,该类聚丙烯主要用于编织制品和BOPP薄膜产品的生产;而作为口罩重要组成部分的熔喷无纺布和纺粘无纺布,其主要原材料却是熔喷聚丙烯和高熔纤维聚丙烯。拉丝级PP和口罩用纤维料为不同类的聚丙烯原料。”满蓉蓉表示,据行业人士透露,当前口罩和无纺布生产企业实力大小不一,部分地区几乎家家户户都在产口罩。她指出,近期所采购的熔喷布或纺粘无纺布质量参差不齐,跟以前相比具有很大差别,这种现象反映口罩所用无纺布的生产端出现问题,或者是采用的聚丙烯原料不合格,亦或是工艺存在问题。因防控需要,对医用无纺布及其原料需求的巨大缺口造成了市场供应端的良莠不齐,由此引发了原料厂家的担忧。近期,上海赛科、中国神华等企业发布声明,表示厂家对其提及牌号的聚丙烯纤维料在熔喷无纺布领域的加工和应用不提供任何保证,即可说明一些问题。

她还指出,值得注意的是,当前市场上部分无纺布生产商对不同类别聚丙烯产品用途的错误理解及投机者掀起的炒作热潮,使得一些投资者联系当前防控形势的需要,错误地对拉丝级聚丙烯行情有过多的期待。依照当前趋势来看,特殊形势持续期间,聚丙烯价格也许仍将居高不下。

口罩狂欢带乱产业链

受近段时间原油价格上涨影响,化工行业部分产品价格回升。

据生意社价格监测,上周大宗商品价格涨跌榜中化工板块环比上升的商品共28种,其中涨幅5%以上的商品共13种,占该板块被监测商品数的14.9%;涨幅前三的商品分别为纯苯、粗苯、丙酮。环比下降的商品共有28种,跌幅在5%以上的商品共5种,跌幅前三的产品分别为乙烯、丁二烯、苯胺。

“尽管近期有些化工产品价格上涨,但大部分还是亏损的。”满蓉蓉告诉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受此前原油价格腰斩影响,国内化工产品多数价格创出近年新低,相关生产企业亏损明显。但由于口罩等防疫物品的市场需求旺盛,聚丙烯等产品价格成为“异类”,打破了传统的上下游传导关系。

她举例称,虽然近几日丙烯价格急速上行,但丙烯的衍生品丙烯腈价格却出现连续下跌,仅4月10日单吨就下跌1400元,报价低至6400元/吨,创出近年新低。

有券商分析师近日也指出,丙烯储存能力有限,贸易商难以长久存货,罐容压力大。目前丙烯日产量处于高位,而下游多数衍生品还在艰难度日。按照丙烯此前市场成交价8000元/吨来算,环氧丙烷已亏损550元/吨,正丁醇亏损1650元/吨,辛醇亏损1800元/吨,丙烯腈亏损4200元/吨。

“目前丁辛醇全行业不盈利,丙烯价格近期又连续上涨,我们短期内不会考虑推进这一产品的生产。”13日,华鲁恒升相关负责人接受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采访时透露,由于下游需求不足,产品处于亏损状态,公司在此番丙烯价格异动之前就已对丁辛醇这一产品停车检修。

据行业消息,面对丙烯价格调涨,下游工厂已开始停产。丁辛醇生产商中除华鲁恒升已于9号起停车检修,鲁西化工暂维持一条线生产,建兰装置停车,利华益炼化降负运行。

猜你喜欢